民主進步黨台北市黨部FACEBOOK

民進黨主席選舉辯論會

民進黨第十四屆黨主席選舉今(5/12)日進行最後一場政見發表會,首先申論的吳榮義表示,自從上禮拜第二場政見辯論會以來,已經有三位候選人互相攻擊的情形發生,競爭這麼激烈的競選過程,讓他對於如何在選後仍然能夠做到黨內的團結,非常憂心。

吳榮義說,黨絕對不能因為這樣就分裂了,因為不團結的民進黨是絕對打不贏國民黨的。我沒有派系,我也沒有考慮個人的政治利害,也沒有 2016的布局,所以最適合由我要出來收拾這個局面,整合黨內的力量,扮演「桶箍」的角色,把大家箍在一起,讓民進黨再一次壯大。民進黨要團結,民進黨要作成一個強而有力的政黨,我想這才是社會對咱最大的期待。

許信良則是再次砲火猛攻蘇貞昌,他說上次辯論他說過,未來四年對民進黨太重要了,不能冒讓不適任黨主席的黨主席領導的風險,他也具體指出蘇貞昌是不適任黨主席人選,因為他從未對兩岸問題提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主張,他不真正了解憲法也不了解美國的兩岸政策,而不只是他個人認為蘇貞昌不適任,參選人之一蔡同榮、前總統府辜寬敏也都表達相同看法。

第二場辯論時許信良提到蘇貞昌任省議員時不近人情,堅持質詢,讓時任省主席的前總統李登輝見不到獨子李憲文最後一面。許信良日前曾表示所說的都是有所本,會在今天提出證據。他今天說,查證後是李憲文病逝後,隔幾天李登輝到省議會施政報告;有些議員私下協商,是否不對李登輝做即席質詢,讓李登輝早離去料理後事;結果這項提議遭蘇貞昌以公事是公事、家事是家事,嚴詞拒絕,協商破局後,蘇貞昌成為第一位在李登輝施政報告後立即質詢的人;所以他認為蘇貞昌的人格特質不適合擔任黨主席。

蔡同榮也延續批蘇火力表示,之前 5都選舉時,在台北市長提名部分,蘇貞昌自行提名,逼前主席蔡英文不得不去生疏的新北市選舉,結果兩人都落選,這對民進黨影響很大。他說,蘇貞昌如果當黨主席,可能會有參選縣市長的同志學蘇貞昌,自行宣布參選、打死都不退;一旦發生這種事,蘇貞昌自己是個壞榜樣,要如何處理?

蔡同榮在結論時說,蘇貞昌選黨主席不適應經營民進黨,而是要成為 2016總統大選的跳板,而他當黨主席對民進黨的團結也不會好,他當黨主席以後一定會安插自己人排除異己,辜寬敏也是這麼認為。蔡同榮也認為蘇貞昌一旦當上黨主席,新潮流也會在繼續掌握民進黨,因此他呼籲黨員要投票時一定要三思而行。

蘇煥智表示,面對國共聯手制台,以商逼政、以經促統的的壓力,加上台灣司法倒退,對民進黨從政人士進行政治迫害、司法追殺的此刻,下一任的黨主席不能有參選 2016總統的想法,反而必須做好被關的準備,因為黨主席若真的有決心要領導民進黨、結合社會強力監督制衡馬政府,甚至必要時不排除走群眾路線,一定會面臨馬政府的司法迫害,要有被關的覺悟,這是下一屆民進黨黨主席必須要有的使命感以及歷史承擔的覺悟,這就是民進黨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創黨精神。

蘇煥智提問時表示,民進黨要走出四大天王、天后的時代,這個世代是團隊合作的世代,要有跨世代合作的機制,建議設置 3-6席榮譽黨主席,讓前主席可以為黨繼續效力;另外,設置國政監督中心跨世代合作也是非常好的平台,把經驗與年青人整合成跨世代合作經驗傳承的平台。他也提出,另外要設置 2-3個副主席,讓中生代也有合作平台,分別從政策、社運等各方面來合作,發揮總體戰力。

蘇貞昌在結論時回應對手的攻擊表示,這次黨主席選舉,有人講這不是一場蘇貞昌「卡位」的選舉,反而是「卡蘇」的選舉,甚至也有人講已經從「卡蘇」變成「打蘇」、「圍毆」的選舉,很多人替他抱不平,黨中央憂心忡忡,連陳菊主席、立法黨團、六個縣市長也連署呼籲黨內選舉不該這樣。

蘇貞昌表示,他能夠理解,選舉的過程就是競爭,競爭有時講話就會較超過、較重,他也能夠忍讓;也自我反省,也有可能是他的個性一向較剛直,過去做代誌,對人有不周到的地方,所以到選舉時,自然會受到挑戰。但這幾年來,坦白說,大家應該有看到,他一直在努力的修正、超越,這可以從我最近這幾次參選,面對攻擊時與前不同的態度看得出來,一個人的心境改變,態度也就隨著改變了。

蘇貞昌說,這些年來,民進黨內的選舉,不是黨自己關起門選,而是全體國人都在看,甚至連對岸的共產黨也在看,所以,雖然他無法要求別人,但總是要求自己,多談黨的改革、黨的願景,談台灣的未來,不必攻擊別人。畢竟,站在台上的,都是自己的黨內同志,選舉過後,大家仍是同黨黨員,都要繼續為這個黨,為這個國家,團結合作,努力打拼。一個分崩離析的家,是站不起來的,一個不能團結的黨,怎麼有可能得到社會的信賴與尊敬?怎麼有能力結合更大的社會力?爭取更多人民的支持?

民進黨第十四屆黨主席選舉將於五月二十七日投票,同時地方黨部主委、市代表等也都會一起改選,民進黨新任黨主席到底誰會勝出,屆時就可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