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台北市黨部FACEBOOK

蔡英文:國家機器介入選舉,馬總統都不知情?

民進黨主席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今(12/29)日晚間召開記者會,針對馬政府監控對手候選人一事聲明如下:

在全世界的民主國家,總統或者執政黨動用國家機器介入選舉,特別是國家安全情治單位,這是非常嚴肅、而且非常嚴重的問題。現在,媒體揭露馬總統的國安會和調查局直接介入大選的事件,國安會祕書長除了越權出席本應是國安局指揮的區域情治協調會報之外,甚至還派員到調查局參與國內輿情會議,且調查局還公然以公文指揮第一線調查員,以考績要脅利誘調查員,對在野黨候選人進行情蒐。如果這些都是屬實,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恐怕遠超過美國當年的水門案。

媒體揭露的調查局文件顯示,負責偵查蔡英文的調查員除了必須要回報活動的相關人、事、時、物,甚至必須要評估這些活動可能左右多少選票。這種違法的行為,竟然辯稱是為了保護候選人需要。如果要保護蔡英文,要調查的應是對我安全上不利的情資,怎麼會是調查支持我的人,而且還要估算影響多少選票。

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也是為了競選連任,總統直屬官員非法取得選舉情資。雖然尼克森以總統權力阻止司法調查,最後在最高法院介入,同時參議院通過:「濫用總統職權」、「妨礙司法公正」,以及「妨礙彈劾程序」等三項彈劾罪名之下,尼克森黯然辭職下台。那一次的總統選舉,被稱為是一場「嚴重的民主倒退」的選舉,毀掉的是美國民主的形象。

這麼嚴重的事情,可能成為國際醜聞,讓台灣的民主蒙羞,馬總統不能輕描淡寫,說一句「不知道」就想要閃躲迴避。國安會是直屬於總統的國家安全機構,其作為當然是總統所知情或授意。國安會的作為,都已經登上了媒體,總統還說不知情,如果不是無能、就是公然說謊。所以,我們要請問馬總統:媒體所披露的這些國安會越權指揮、違法監控的情事,難道你真的都不知情嗎?相關的報告,你真的都沒有看過嗎?

這兩天,調查局已經公開承認,有所謂的候選人「重要活動彙集」。調查局辯稱,他們是依據「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安全維護實施辦法」行事,但是,八月份我還不是總統候選人,只是選罷法的「擬參選人」,而且相關密件也顯示,這樣的情蒐早在八月以前一段時間就有,調查局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

請問馬總統,調查局的情蒐報告,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相關報告有沒有呈送給你、或者總統府及國安會高層?你本人、或者你的競選團隊的少數高層,有沒有直接、或間接看過相關的報告?

我再強調一次,任何一個民主國家,總統或者執政黨動用國家機器介入選舉,特別是國安情治單位,這是一個非常嚴肅、而且非常嚴重的問題。媒體披露的內容,已經涉及總統是否違法濫權的憲政危機問題,更攸關台灣民主的形象,馬總統一定要對國人講清楚,不能夠逃避問題、更不能迴避責任。

另一方面,因為馬總統是當事人,我們不能期待總統轄下的國安、情治單位能夠坦承實情,所以,司法相關單位必須立即啟動調查。既然調查局已經承認,確實有相關簽呈及報告,就應該立即查扣所有的情蒐報告、簽呈公文及會議紀錄,避免有人變造、湮滅證據。這些報告的內容,是否涉及情治單位介入選舉、違法情蒐,是否違反行政中立及相關法令,也應該立即向國人公布及說明。

蔡英文會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向對手呼籲,選舉是一時的,但是這個國家的民主的機制跟選舉的公平性,是一個國家最根本的所在,千萬不要為了一時的選舉,毀掉台灣民主的基礎。

媒體詢問,對於週刊報導國安會介入選舉一事,行政院長吳敦義請蔡英文不要多慮、不要疑神疑鬼,應該要好好說清楚兩岸政策比較重要,對此看法為何?蔡英文說,「他很清楚地在迴避問題,不是嗎?」,她表示,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如果一個行政院長覺得這不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那整個國家開始要質疑,我們的價值和對於國家體制、民主的看法是不是都出了問題,如果有候選人是持這樣的看法,認為這是不重要的事情,那真的要質疑這候選人的適格性。

媒體詢及 AIT前處長包道格將率領美國觀選團來台觀察選舉,這段期間很多政論表達,擔心在投票前夕會有奇怪的事情發生,影響選舉或影響未來政權的正當性,如果照蔡英文所說嚴重到此程度,會否有需要將此事向國際或是外國觀選團做一個程度的陳述和訴求?

蔡英文表示,在這個階段還是希望馬政府可以釐清現在的問題,把所有問題講清楚說明白,這是最重要的。這次的選舉越接近投票,很多人開始憂慮會不會有些意外的情事發生,尤其過去幾次選舉,在接近投票時都發生了一些情事,讓很多人都很憂心也很擔心。

她說,一方面呼籲大家要冷靜、要理性,一方面也真的要告訴對手,選舉是一時的,但是這個國家的民主的機制跟選舉的公平性,是一個國家最根本的所在,千萬不要為了一時的選舉,毀掉台灣民主的基礎。國際也都聚焦在這次的選舉,民進黨會隨時觀察整個選舉的選情和形勢,如果有任何必須要讓大家知道的事情,也會以適當方法告知社會大眾,「我相信很多國際媒體也很關注這次選舉,他們也會仔細聽我們有什麼話要說」。

記者提問,她若質疑馬總統本人知情,在涉案人包括馬總統的情況下,特偵組是否應該介入調查?蔡英文表示,對於誰應該出面調查,她相信司法機關對自己的執掌都很清楚,不需要她指指點點,但她也希望司法機關本於職責所在,主動瞭解案情,需要保全證據或保全資料的行動,也必須進行。記者又追問,她本人或民進黨是否掌握證據?蔡英文回應說,「民進黨應該還有一些吧」,但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對外說明什麼,她希望馬政府要誠實以對,就相關問題說明清楚、釐清事實,她認為「這個問題真的很嚴重」。

記者接著問到,過去除了與彭淮南會面一事有疑似遭監聽、跟監,是否還有其他類似的案例?蔡英文回應說,其實案例是蠻多的,但是為了保護相關當事人,讓他們不要承受不必要的壓力,談論到個案其實是不恰當的。她也坦承,今天稍早提到的個案,對於當事人來說不太恰當,她可以理解當事人承受的壓力。至於記者追問台中市賴義鍠議員出面為國民黨澄清,是否意味民進黨懷疑的基礎不夠紮實?蔡英文表示,對於此事,民進黨有合理懷疑的地方,但她也請大家不要再去為難賴議員。

對於媒體詢問,馬總統曾在辯論會特別提到,若他動用國家機器替自己輔選則願意退選,雖當時馬總統指的是宇昌案,現在是否會用馬總統當初的發言來呼籲馬總統?

蔡英文說,「這句話應該先去問馬總統」。她表示,她希望在這階段馬政府應該要先釐清所有外界的質疑,尤其看到媒體報導已經有相關文件的露出,調查局也沒有否認有這些文件,而有這些文件尤其是調查員名單的出現,顯現這件事情有相當令人懷疑的地方,也希望馬政府一定要說明民進黨現在提出的疑點以及社會想知道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