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台北市黨部FACEBOOK

蔡英文第三輪政見發表全文稿

蔡英文第三輪政見發表全文稿

剛才馬總統說,我們在野黨質疑他很多事情是抹黑,我要告訴馬總統在野黨是有質疑的權利,掌握國家機器者有釋疑的義務,怎麼可以說當我們有問題質問的時候就說是抹黑呢。更糟的是政府自己利用國家機器來抹黑在野黨和其他政治人物,這才是更嚴重的事情。有關於調查局跟國安會的事情,馬總統你說你不知道,難道你不該去了解一下,去調查一下嗎?我要問馬總統你要不要去了解一下、調查一下。

至於關於提到幾個個人的問題,我了解這些個人都承受很多政治壓力,所以我們也不再想再這個問題上多做發言。不過我倒是要談一下宇昌案。馬政府針對宇昌案,一再攻擊蔡英文,還說我怕熱就不要進廚房。

馬總統,我要告訴你,蔡英文的廚房一向是乾乾淨淨、清清白白,不像你家的廚房一直是藏污納垢。馬總統只會亂開菜單、不會做菜。蔡英文會開菜單,也會做菜,明年開始,換蔡英文來為台灣,端出一手好菜。作為總統候選人,我絕對不會逃避應有的檢驗。

我一貫的態度是堅定而明確的。發展生技產業是國家的重大政策,無論是民進黨或國民黨執政,都沒有改變。

發展生技新藥產業,是邁向國際尖端、具指標性的高難度挑戰。當年,正好遇到美國公司願意移轉技術,又有國內外的台灣科學家,特別是熟悉相關技術的國際頂尖科學家,願意協助評估,而且出面和美國公司進行協商,那是一個非常寶貴的機會。

這個案子成功的關鍵,在於政府的協助,包括開發基金的參與、和延攬頂尖科學家一起推動,因此行政院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作了關鍵的決策,希望在國際生技新藥產業版圖上,為台灣占有一席地位。在行政上的配合,都是為了達成政策目標所作努力,經得起嚴格的檢驗。

但是馬總統為了選舉,抹黑這項政策,在每一個細節上找問題、挑毛病,甚至於放任政務官變造文件,把落實政策、延攬科學家幫忙的各種安排,當成圖利,極盡醜化之能事。

馬總統,你知道這樣的做法,對國家產業發展及延攬人才的政策,有多麼大的傷害嗎?會讓多少有心為台灣奉獻的人感到心寒?

2007年,在我卸任行政院副院長之後,受推動本案的科學家邀請,參與這項工作。但為了避免瓜田李下,我也連絡行政院,確認擔任宇昌公司董事長不違背法令規定;我公開承諾,家族投資在民間資金到位後就撤資;我不領宇昌公司的薪水,以彰顯擔任董事長是過渡性安排。

但是,馬總統掌控的黨政機器,仍一味抹黑,我不想作無謂的口水戰,只想把事實真相訴諸社會的公評。

過去 3個禮拜,宇昌案帶給我很深的感觸與省思,我相信一個國家領導人,必須具備為爭取人民福祉而承擔責任的勇氣,必須在國家重大決策上,有符合人民期待的作為。

宇昌案對蔡英文是關鍵的試煉,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還是會作出同樣的選擇。因為我相信,人民需要的,是一個人格值得信賴的國家領導人,一個不畏困難、放下個人利害,為國家利益打拚的國家領導人。

各位國人同胞,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前,國民黨執政,只要選情告急,除了負面選舉之外,打的就是「安定牌」,來製造人民的不安和疑慮。

過去國民黨說,民進黨執政,中共就會打過來,股市會崩盤,跌到兩千點。結果,民進黨執政八年,從來沒有發生,反而是民進黨執政的最後,股市超過九千點,交給了馬總統,一下就跌到三千多點。

現在,國民黨因為執政失敗,又開始打所謂的「安定牌」,說馬總統如果落選,兩岸關係就會倒退,股市房市會下跌,台灣會變成菲律賓。國民黨不只是欺騙選民、也低估了人民的理性與智慧,這種惡劣的說法,只是為了掩飾馬政府的執政的失敗。按照國民黨的說法,不管馬政府多麼無能、多麼失敗,還是要含淚、含血、含恨地投票。

親愛的國人同胞,2012年的總統大選,全世界都在看,我們冷靜理性的想一想:台灣人民的選擇,是要贏得國際的尊敬,贏得對岸的尊重,還是要因為脅迫而服從?台灣人民的志氣,從來沒有向文攻武嚇低頭過,現在會因為國民黨的威脅而退縮嗎?政黨輪替,就是要讓政黨懂得反省,讓政治人物知道警惕,做不好就下台,四年一次的投票才有意義。

跌倒以後,經過反省,再站起來的政黨,每一步都會特別的小心。民進黨再度執政,我們一定會記取過去的教訓。

未來,蔡英文所領導的政府,一定會穩定兩岸關係,持續推動經貿交流。事實上,我要提醒馬總統,2008年六月及十一月海基會江董事長跟你自己馬政府都分別感謝民進黨政府打下基礎才有兩岸直航的協議。兩岸現有的各項協議,我們不會片面改變,至於人民有疑慮的部份,我們也會透過朝野協商、以多數的共識來處理。最重要的是,我們絕對不會犧牲國家的主權,來換取一時的讓利。

親愛的國人同胞,過去這幾年,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是台灣是什麼?

台灣是張惠妹的歌聲,就是吳寶春的麵包香。台灣就是曾雅妮漂亮的推杆,就是陳樹菊的菩薩心腸。台灣就是,年輕人出國比賽拿到獎牌時,看著國旗升起來,就會放聲大哭。台灣就是,九二一震災和八八風災的時候,在家裡坐不住,就會跑出去做志工。台灣就是,看見蘇麗文跌倒了 11次,再站起來 11次,她在場中落淚,我們在電視機前面也陪著掉眼淚。台灣就是那些,為了跟孫子溝通,努力學習電腦的阿公阿嬤。台灣就是一股生命力,一種意志力。受了再多委屈、還是要擦乾眼淚,勇敢站起來。

這就是台灣。這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共同的台灣。

很可惜,這三年多來,這樣子的台灣,馬總統並不懂。如果他懂,台灣人民這三年來,不會受到這麼多的委屈。如果他懂,人民曾經給他這麼大的權力,今天的台灣,早就應該是一個不一樣的台灣。

我跟馬總統不一樣。我心裡時時刻刻都記得,身為政治人物的我們,身上背的是人民的期許,而不是自己的形象和政權的延續。唯有能力跟責任、還有一顆永遠跟人民站在一起的心,才能在這個困難的時刻,帶領台灣走出新的方向。

三年多前,民進黨遭受慘痛的教訓,在沒有人敢承擔的時候,我沒有置身事外,我把它扛起來。當時沒有人看好我,不過,我的身上流著不服輸的血液。蔡英文的肩膀不寬,但是我比誰都還堅強。我有不怕跌倒、謙卑反省、再站起來的勇氣。

過去五都選舉前的那個晚上,發生了槍擊案,事實的真相,馬政府到現在,還沒有給人民合理的交代。當天晚上,面對成千上萬的支持者,我沒有訴諸對立,我也沒有鼓動對抗。關鍵時刻,必須自我把持的理性,我做到了。因為我知道自己的責任,只有堅持理性,社會才會安定。

這就是 2012,我們大家共同要找回來的價值,一個包容的台灣,我們要一起贏回來的台灣。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