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台北市黨部FACEBOOK

蔡英文第二輪政見發表

蔡英文第二輪政見發表全文稿

剛剛,我們已經談到政策和資源分配獨優、獨惠特定的對象,其實跟貪瀆一樣的嚴重。有一件事情,其實跟貪瀆一樣的嚴重,就是執政黨動用國家機器介入選舉。

媒體近來揭露,執政黨動用國家機器介入選舉,特別是牽涉到國安、情治單位,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不只是選舉的公平性蕩然無存,更可能讓台灣的民主形象遭到破壞。

調查局白紙黑字的密件被公開,引起外界的高度質疑,馬總統說他「不知情」、「沒有下令」,這樣就可以推卸責任了嗎?當年的「水門案」,尼克森一開始也說他「不知情」,甚至阻擋司法調查,最後還是黯然下台。

宇昌案一開始,經建會用變造的資料來抹黑我,馬總統也說「不知情」,後來卻不斷的用宇昌案來攻擊我,還每天登廣告來抹黑我。所以,我要再問馬總統幾個問題,請馬總統回答國人同胞:

1.調查局所謂的「總統候選人維安情蒐」,是甚麼時候開始的?是不是我和宋主席都還沒有登記參選就開始?

2.媒體批露的密件,調查局沒有否認,裡面涉及選情監控和估票,馬總統,你敢要求調查局把原始資料拿出來嗎?

3.相關的情蒐報告和公文簽呈,都是未來偵查的重要事證,司法單位是不是應該立即查扣證據,避免銷毀、變造、湮滅事證?另外,馬總統你能保證,調查局的資訊,你的競選團隊沒有看過嗎?

這幾個問題,請馬總統不要迴避,不要再說你不知道。

就像宋主席說的,讓我們回到民生議題。半個月前,報紙上有一篇投書,題目是「馬總統,我們的冬天好冷」。這是一個讓人心酸的真實故事。

有一對年輕的情侶,三十歲左右,兩個人都在科技業上班。一個月的薪水加起來大概是六萬塊。除了照顧父母、生活費用和房租之外,每個月只能存兩萬塊。他們辛苦地賺錢、存錢,就是希望三年後可以結婚,共組一個小家庭。他們省吃儉用的儲蓄,沒想到女孩子被公司無預警的減薪,原本已經很少的薪水,變得更少了。發薪水的那一天,他們在租來的小套房裡,兩個年輕人看著薪水單,抱頭大哭。

現在社會上,有很多的年輕人,就像這個男孩子,在報紙投書中所說的:「我們能省則省,不能省的也省,為的就是讓兩個人組成一個家庭,一個能夠吃飽、穿暖、孕育下一代的家,但是,我們不敢。」這就是現在年輕人,普遍的處境。收入不穩定,工作沒保障,結婚和養育子女的花費太高,讓年輕人不敢做夢、也不敢想未來。

解決這些問題,難道不是政府的責任嗎?如果年輕人不敢做夢、不敢想未來,我們的國家怎麼會有未來呢?!

各位年輕朋友,包括那一對在報紙投書的情侶,我要跟你們說:蔡英文如果當選總統,我不會把政府有限的錢,浪費在浮濫的慶典活動、浪費在沒有效益的、瑣碎的、零碎的工程、或者美化政績的宣傳廣告上面。我要把這些錢,用在真正對人民、對年輕人有幫助的地方。

我會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提升所得。政府投資有未來性的產業,特別是「綠能化、智慧化、在地化」的產業,讓年輕人有穩定的工作,有更好的收入。我會降低年輕人的經濟負擔。例如,提供社會住宅,以合理的價格出租;例如,投資公共托育體系,提供便宜的托育服務和幼兒教育;例如,建構公共化的長期照護體系,讓政府幫助年輕人照顧年長的父母。如果政府沒有辦法做到這些,那我們真的是愧對年輕人、愧對下一代。

如果一個總統只會省自己的錢,卻不停的花國家的錢,還不斷的跟我們下一代借錢,這樣的總統,我們真的應該要讓他下台。

親愛的國人同胞,我們每一個人,都期待幸福、都渴望安定。安定,不是停滯不前;安定,不是一灘死水。如果,社會沒有公平正義,如果,貧富的差距更加的惡化,如果「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情況繼續發生,我們的社會,不會有真正的幸福和安定。

幾個月前,我拜訪台北西園路一處「整建住宅」。這是政府安置拆遷戶的地方,台北市有21個這樣的社區,1萬3千戶人家,屋齡都高達四、五十年。

當地的居民帶著我,走在陰暗的走廊,進入一間只有十坪大的屋子。裡面很小,到處堆滿了雜物,分不清哪裡是客廳、哪裡是臥房、哪裡是廚房。整個社區的管理很差,公共設施也不足。這個社區的居民,有百分之四十是單親家庭,有百分之二十是身心障礙者,還有很多獨居的老人。有這麼多的弱勢族群,卻完全沒有社工人員的進駐。

在豪宅林立的台北市,他們是被遺忘的一個角落。其中,有一位居民告訴我,馬總統當了八年市長,一步都沒有踏進過這裡。在這裡,你看不到「居住正義」,也感受不到「社會的公平」。

台灣各地,到處都有環境不佳的老舊社區,弱勢的居民,很難靠自己來發動都市更新,自己來改善生活品質。所以我主張,政府要有「公辦都更」的政策,要由公權力來帶頭,掃除所有更新的障礙,讓最底層的人民,也可以擁有最基本的居住和生活的品質。

另一方面,許多的家庭都面臨照顧老人、和身心障礙者的需求,卻得不到政府的協助。婦女經常必須放棄職場,在家擔任照顧的工作,而且是全年無休、沒有任何的假期;有些人被迫自力救濟,雇用非法的外勞。所以我主張,要用四年四百億的經費,在台灣各地加速建構社區化的長期照顧體系,擴充專業的人力,提供更多的居家照顧服務,來分攤一般家庭的負擔。

除了要照顧上一代,現在很多的年輕父母,也沒有辦法找到平價、優質的托育機構或幼兒園。公立的供不應求,私立的參差不齊,費用又太高。年輕夫妻的收入本來就不高,有了孩子,就無法存錢買房子。想到房貸,就不敢再生下一代。這是現在非常普遍的現象。

所以我主張,政府要釋出國民中小學的閒置校舍,來增設公共幼兒園,而且吸納流浪教師和現有的保育人員來加入。同時,也要輔導私立托兒所轉型,一起加入公共托育系統。這樣才能解決目前的托育問題,讓年輕夫妻敢生小孩、也養得起下一代。不能像現在的政府,只會叫大家想一句生小孩的口號。

親愛的國人同胞,口號不能幫我們養小孩、口號也不能幫我們照顧長輩、改善居住環境。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一個「喊口號、作廣告」的政府。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有「同理心」、有「責任感」的總統,一個了解人民問題、有能力解決問題的政府。換掉無能、無心、無感的政府,台灣人民才真正的有幸福!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