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台北市黨部FACEBOOK

2012總統選舉第二場政見發表會

民進黨主席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今(12/30)日出席第二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蔡英文第一輪政見發表全文如下:

主持人、監察人、宋主席、馬主席,親愛的國人同胞,大家晚安、大家好:

最近,我們看到很多馬總統的電視廣告。馬總統找很多人來推薦自己,說這個總統有多好。這樣的廣告很花錢,但是沒有政績、花大錢的廣告,到底有沒有說服力,人民自有判斷。

今天,在政見會的開始,我們就試著用一般人民的角度,來回想過去四年,馬總統到底做得怎麼樣。2008年,台灣人民用 760萬張的選票把馬總統送進總統府,而且還給了馬總統四分之三國會的席次。當時,馬總統告訴我們:六三三,馬上好,完全執政、完全負責。

2009年發生了八八風災,死傷的人數我實在不忍心再提,但是,當人民遭受無情的天災、承受生命財產損失的時候,我們的總統,第一個時間,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地方政府。當人民泡在水裡的時候,馬總統還有心情去游泳,官員理所當然的,在飯店裡過父親節。

天災無情,但是馬政府反應更是無情。

災民不斷的呼喊哭訴,問總統為什麼不來關心人民的死活。過了幾天,馬總統說:我不是來了嗎?即使沒有天災,當農產品的價格大跌、滯銷的時候。農民眼看著心血泡湯,欲哭無淚的時候,馬總統說:你為什麼不早說?

人民的苦難,這個總統都是看報紙才知道。

很多人一直在想,馬總統究竟是甚麼樣的心態,才會對原住民朋友說我把你們當人看!又是甚麼樣的情結,才會讓馬總統忘了,人民曾經用七百萬張的選票、不分族群的支持你,而你現在卻說因為你的出身,所以你有原罪?

這幾年,所有的勞工、農民、上班族,不管是藍領、白領、粉領,日子都不好過。景氣不好,政府應該挺的是中小企業、中下階層,應該挺的是勞工、農民、受薪階層,但是,馬總統挺的,卻是大財團、和少數的「馬友友」集團。

剛才,馬總統大談清廉,他忘了他的政策,他的資源分配,獨厚特定的對象,對國家的傷害是更大的,而且還不公平,造成社會的衝突。馬總統只談清廉,他忘了他自己的黨產問題,也忘了他的候選人賄選、買票的問題。

面對很多的問題,馬總統總是把責任往外推,推給前朝、推給下屬、推給天災、推給大環境。但是,人民盼不到政府的援助,眼淚往肚子裡吞,叫他們要把苦難推給誰呢?遇到困難的時候,人民盼望的是,總統要跟我們站在一起,而不是到了選舉,才住到人家的家裡。這樣的心聲,馬總統似乎沒有聽到,所以,才一直自我感覺良好。人民感覺冷颼颼,只有總統自己熱烘烘。

我想過去的四年,這些真實發生、歷歷在目的情景,人民看到了一個總統的圖像:

這個總統,對自己有很強的「優越感」,對人民沒有「同理心」;這個總統,聽不進別人講的話,今天總統的政見一開始講的話,其實我們都回應過多少次,總統都沒有聽進去,他忘了去傾聽別人的聲音,只是急著要告訴別人他自己想什麼;這個總統,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但是,不在乎國家和人民已經失去了方向。因為總統無心,所以政府才無能,人民才會無奈。

現在,人民終於發現了,所有問題的答案,原來,問題就出在一個「不適任、沒有擔當」的總統。

2008年11月,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馬政府為了阻擋民眾抗議的聲音,動員超過七千名的警力,施展鐵腕,拉下商家的鐵門,搶下民眾手中的國旗。民眾或許不記得,當時馬政府用最高規格的維安,讓國民黨的許多高官,陪著陳雲林到處吃飯。但是,民眾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些被搶奪、扯斷、丟在地上的國旗,傷了多少台灣人民的心。

當時,網路上有一篇文章是這樣寫的:整個陳雲林事件,最原始、最大的導火線,就是馬總統的那句話,陳雲林『可以稱呼我馬先生』。總統自己先毀了自己的尊嚴,這是一切禍患的主因。馬總統哈佛出身,難道不知道『總統』是一個『制度』、不是一個人,他能力不夠、可以辭職不當總統,但是他無權摧毀台灣『有總統』這個事實。

馬總統近來的廣告拍的是「搶救國旗」,人民終於瞭解,原來是「馬總統做不到」,所以才要拍廣告。這支廣告的最後說,「中華民國需要你的一票」,沒有錯,這一票,就應該投給蔡英文。

馬主席最近一邊強調「九二共識」,一邊恐嚇台灣人民,如果不接受「九二共識」,一切就要付諸流水。請問馬主席,你為什麼不敢告訴人民,你的「九二共識」讓台灣失去了什麼?接受「九二共識」,台灣究竟要付出了什麼代價?

民進黨從沒有否認1992年香港會談的存在,但是,當年的主事者都是你的長官,包括李前總統、黃昆輝主委、辜振甫董事長,當時你是副主委,也沒有說過「九二共識」,現在卻一再主張有「九二共識」,請問,台灣人民要相信誰說的話?

馬主席說,「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是,中國對「九二共識」唯一的定義,就是「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馬主席接受媒體訪問時,引述賈慶林的談話,卻刻意刪除了關鍵文字,將「一中原則」說成「一中各表」,這種欺騙人民的行為,如何能夠擔任國家的領導人呢?

如果「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為什麼2008年馬總統上任後,海基會和海協會的交換函件只有「九二共識」,卻沒有「一中各表」?為什麼這麼重要的文件,攸關兩岸定位的函件,過去三年要藏起來,不敢讓國人知道?我要提醒馬總統,這個問題我已經問過好幾遍了。馬主席應該坦白告訴台灣人民,附和對岸的「一中原則」,承認所謂的「九二共識」,就是以「終極統一」為代價。

所以,蔡英文主張,要先凝聚「台灣共識」,透過民主程序,形成台灣內部的多數共識,這樣的「台灣共識」,讓國際社會和對岸的中國都必須尊重,我們為什麼不去做呢?

我對「台灣共識」有信心,就是因為它遵循了民主的程序,包容多數的意見,可以化解台灣內部的分歧。「台灣共識」也可以在兩岸之間形成正向、良性的循環,讓中國能夠真正和全體台灣的人民溝通交流,不是和國民黨私相授受。

我真的不知道,馬總統為什麼這麼害怕「台灣共識」,這麼害怕台灣人民多數的共識。你的「九二共識」沒有經過民主程序,所以,沒有台灣多數民意的基礎。但是,我們還是願意把你的主張,包括「終極統一」、「一中各表」,都納入「台灣共識」來討論。

請馬主席不要再害怕「台灣共識」,不要阻止台灣人民透過民主程序、形成多數的共識。對於國家的主權、兩岸的和平、經貿的交流,台灣人民一定會有共識,蔡英文和民進黨,也一定會和台灣人民的共識站在一起。

我必需要再說一遍,今天台灣民主社會最重要的是民主的法則和民主的程序,已經不是在過去威權時代一人一黨可以決定台灣人民的命運,台灣的前途還是由全體人民共同來決定。